登录 注册

读《鹿野吟》有感

时间:2018-05-07 编辑:周水 手机版

  在读陈(忠)实《野鹿吟》一半时,就实在读不下去。

  花伢子的纯朴、善良和命运的悲惨,她不得不和一个强(暴)她蹂躏她又养活她为她还债,大她二十多岁的男人再一起生活。

  凄凉、无奈、无望在这偏远而落后的旮旯峪行尸走肉的活。

读《鹿野吟》有感

  花伢子妈为了治病在姬伯的欺骗下与之媾合,二勾子、姬伯又把淫移的魔爪伸向花伢子,这两个被称之旮旯峪有头有脸的人物,其实不过是人面兽心的畜生。

  花伢子这个善良的女人只有伤心落泪。

  她能跟谁去说,谁又能懂她心中的苦。

  她爱英崽哥,英崽哥也爱她,相爱的两个人却因为穷而被活活拆散。

  花伢子妈临死时,她把花伢子托付给平二伯、平二妈的,她已不管什么三媒六证,已不相信什么狗屁狐仙,已看清这个她请来上门女婿的丑恶嘴脸。

  可惜的是平二伯妈并没有按她说的去做,花伢子的命运就更加悲凉。

  再那个落后而偏避的大山里,无奈只能是无奈吗?有头有脸的人可以干偷鸡摸狗的勾当,纯朴善良的人却只能认命吗?花伢子给她心爱的英崽哥说:“我的心是你的。”

  这是她已嫁给家祥后说的,一个已嫁女人能说出这样的话,内心该有多苦,该有多么的无奈。

  她的身子不能由自己,只能任家祥践踏,人性与社会伦理的向背在激烈的交锋,那个该是真理。

  爱的不能爱,把自己的肉体给自己不爱的人,把自己的心给自己爱的人,一个人能分成两半吗?痛苦、矛盾、煎熬更多的我们给花伢子是同情。

  花伢子又是勇敢的,她有山里女人不服输的精神。

  她砸碎奉若神灵的狐仙牌位,她跑到枣树下要已死向命运抗争,她要找到她爱的艾哥。

  她又是那个时代的弄潮儿,她没有知识没有文化却用心灵和人性对话。

  我和同事谈花伢子时,他们说如果自己使花伢子或许就真的那样过下去了,自己认命,家祥能养家糊口这就够了,何必要弄出许多事端。

  仔细想来历史走到今天,有多少人何尝不是如此,有钱化、有饭吃、有房住,和谁过还不是过,和谁生孩子还不是生。

  但在陈(忠)实笔下却较起真来,非要为真爱斗争到底不可,虽然这条路荆棘丛生流泪流血却不言放弃。

  在看这本书后半部分不由得为花伢子捏一把汗,她爱的英崽哥死了,爱的艾哥逃跑了。

  她一个人能孤独而平静的过下去吗?会不会再遭别人的欺负,好在作者最后让她的英崽哥出现,让好人历经劫难终于团圆。

  《鹿野吟》突破了好些旧的伦理道德,让人们追求真善美鞭挞假丑恶,是一部真实反映中国七八十年代西部农村生活的力作,值得人们深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