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古代画家笔下的猫

时间:2017-01-10 编辑:茵萍 手机版

  不要以为只有今天的人们才爱猫,古人们对猫也有着极为特殊的感情。猫虽不在古人所谓的六畜之列,但在距今近大约三千年前,成书于孔子时代的礼记中却记载着每年岁末天子必备牲礼迎猫祭祀,以答谢猫咪们捕食田鼠、保护农产作物的功劳。

  宋代文人黄庭坚、陆游、罗大经等都是爱猫之人,有很多咏猫的诗文传世。除了以猫制鼠的层面,温柔轻巧、善解人意又爱干净的猫咪也是很受女性喜爱的闺中宠物。文献记载后唐时的琼花公主养了两只猫,一只取名衔蝉奴,另一只取名昆仑妲己。明代章回小说《金瓶梅》中,主角之一潘金莲的房中,也养了一只名叫雪狮子的猫儿,它会衔汗巾、拾扇子,是一只十分机灵的猫。南宋权臣秦桧的孙女崇国夫人的爱猫走失,甚至劳师动众的在京畿各处大肆搜寻。

  另外,有一句俗话叫狗来富,猫来贵。猫谐音耄,因此具有祈求长寿的吉祥寓意,成为入画的好题材。

  五代南唐周文矩《仕女图》

  此作绘园中读书的仕女,她的旁边卧着一只猫,它左耳到右耳几乎长了一整圈雄狮似的长毛,这可能就是古代传说中来自西洋的名种狮猫了。画家以细线勾画毛顺走向,彰显伴读猫咪背上长毛对半中分的整齐,并以白粉涂敷背脊后腿关节处以营造身躯实体感,猫眼黄色部分由淡渐浓的渲染方式成功表达了球面反光的立体,天光下缩成线状的瞳孔以粗细深浅不一,表现侧目斜视的样态。俗称猫咪这种全身皆白,尾巴纯黑或纯黄,头上一团同色斑点的花样作挂印拖枪,又名鞭打绣球。

  宋李迪《狸奴蜻蜓图》

  以特写的形式表现了一只毛色鲜亮光洁的花猫蹲踞于地,正扭头凝视一只红蜻蜓的场景。画中的猫优雅而又有灵性,它轻盈的体态,机警的神情,已深深地吸引了观者的注意力。

  宋李迪《狸奴小影图》

  图绘一金黄色小猫,神情灵巧可爱。碧绿色双眼凝视着前方,照人生光。四蹄似乎在挪动,仿佛在为人瞩目时一种羞怯畏惧而又惹人怜爱的神态,白脸、白耳、白胸,全身毛色为金黄色,稚态可掬。又仿佛是刚从睡梦中惊醒时的一瞬间神情。用金粉色细绘猫毛,纤毫毕现,纹丝不乱,层次和质感分明。

  宋易元吉《猴猫图》

  画中出现了两只狸猫和一只猴子,后者被拴在木桩上,怀里抱着狸猫,也许是这只猫正好路过它身边时被挟持了,另一只猫逃到了远处,回头望着被抓住的同伴。画家着重描绘了它们的神态,猴子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,被抓的小猫无奈地斜视着猴子,另一只猫虽然逃脱了,却仍然露出畏怖之态,背弓起,嘴巴因为发怒而微微张开。从这幅画可以看出作者对动物的生活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观察,画家对猴子与猫的毛色也处理得极为恰当,可见其画工精湛。

  宋佚名《富贵花狸图》

  这幅画描绘的是几株牡丹树下,卧着一只黑白相间的驳色长毛猫,它的毛细长浓密,特别是尾巴,原本杂乱的毛被修剪得整齐顺滑,这个细节也体现出它的生活待遇,即有专人伺候,从梳理皮毛到喂食,这只猫被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
  宋靳青《双猫图》

  画中的两只猫身材肥硕,毛色鲜亮,可见被照料得极好。左侧的大白猫神态慵懒,右侧黑白相间的猫眼神中略带精明,瞳孔中的淡绿色隐隐可见。

  宋苏汉臣《冬日婴戏图》

  画中姐弟二人正在庭院里玩耍,姐姐的手里拿着一根色彩斑斓的旗子,小男孩则用细红绳牵引着一根孔雀羽毛,正想逗弄着猫儿。黑白花猫在一旁自顾自地玩着毛绒球,两人的眼神落在花猫的身上,将孩童与花猫间的互动关系处理得细致可爱。画面配景所植的花木如梅花、山茶等,用以暗示着冬令时节,画家却利用温暖的红、黄色系,将画面安排得明丽爽朗,如小女孩、小男孩的红色发结、衣带,华丽的纹饰,色彩斑斓的旗子,加上毛绒绒可爱的小花猫,使人不觉得有丝毫的寒意,反而渲染出一派和谐而温煦的情调。

  明宣宗《壶中富贵图》

  壶中富贵图作成于宣德四年(1429),画花偃仰得宜,而顾盼生姿,画猫用笔精细,纤毫毕至。猫谐音为耄,祝颂长寿,并以牡丹寓富贵。铜壶花器虚悬,内仅花三朵,中间绿叶渐层而上,逾于梁上,极富轻盈之趣。地上置有椭圆三足洗,为典型明初官窑宫廷造器。

本文已影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