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《春望》古诗赏析

时间:2018-05-07 编辑:世荣 手机版

  《春望》

  朝代:唐代

  作者:杜甫

  原文:

  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

  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

  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

  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

  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

  长安沦陷,国家破碎,只有山河依旧;春天来了,人烟稀少的长安城里草木茂密。

  国:国都,指长安(今陕西西安)。破:陷落。山河在:旧日的山河仍然存在。城:长安城。草木深:指人烟稀少。

  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

  感伤国事,不禁涕泪四溅,鸟鸣惊心,徒增离愁别恨。

  感时:为国家的时局而感伤。溅泪:流泪。恨别:怅恨离别。

  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

  连绵的战火已经延续了半年多,家书难得,一封抵得上万两黄金。

  烽火:古时边防报警的烟火,这里指安史之乱的战火。三月:正月、二月、三月。抵:值,相当。

  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

  愁绪缠绕,搔头思考,白发越搔越短,简直要不能插簪了。

  白头:这里指白头发。搔:用手指轻轻的抓。浑:简直。欲:想,要,就要。胜:受不住,不能。簪:一种束发的首饰。古代男子蓄长发,成年后束发于头顶,用簪子横插住,以免散开。

  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

  长安沦陷,国家破碎,只有山河依旧;春天来了,人烟稀少的长安城里草木茂密。

  国:国都,指长安(今陕西西安)。破:陷落。山河在:旧日的山河仍然存在。城:长安城。草木深:指人烟稀少。

  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

  感伤国事,不禁涕泪四溅,鸟鸣惊心,徒增离愁别恨。

  感时:为国家的时局而感伤。溅泪:流泪。恨别:怅恨离别。

  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

  连绵的战火已经延续了半年多,家书难得,一封抵得上万两黄金。

  烽火:古时边防报警的烟火,这里指安史之乱的战火。三月:正月、二月、三月。抵:值,相当。

  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

  愁绪缠绕,搔头思考,白发越搔越短,简直要不能插簪了。

  白头:这里指白头发。搔:用手指轻轻的抓。浑:简直。欲:想,要,就要。胜:受不住,不能。簪:一种束发的首饰。古代男子蓄长发,成年后束发于头顶,用簪子横插住,以免散开。

  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

  长安沦陷,国家破碎,只有山河依旧;春天来了,人烟稀少的长安城里草木茂密。

  国:国都,指长安(今陕西西安)。破:陷落。山河在:旧日的山河仍然存在。城:长安城。草木深:指人烟稀少。

  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

  感伤国事,不禁涕泪四溅,鸟鸣惊心,徒增离愁别恨。

  感时:为国家的时局而感伤。溅泪:流泪。恨别:怅恨离别。

  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

  连绵的战火已经延续了半年多,家书难得,一封抵得上万两黄金。

  烽火:古时边防报警的烟火,这里指安史之乱的战火。三月:正月、二月、三月。抵:值,相当。

  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

  愁绪缠绕,搔头思考,白发越搔越短,简直要不能插簪了。

  白头:这里指白头发。搔:用手指轻轻的抓。浑:简直。欲:想,要,就要。胜:受不住,不能。簪:一种束发的首饰。古代男子蓄长发,成年后束发于头顶,用簪子横插住,以免散开。

  译注参考:

  1、 范国平.初中生必背古诗词.北京市:新世界出版社,2010年:114-116页

  2、 李存仁.新编初中古诗文一看通 .广州市:暨南大学出版社,2011年:101页

  3、 李承林.中华句典 中华文典.北京市:高等教育出版社,2011年:49-50页

  译文及注释

  译文长安沦陷,国家破碎,只有山河依旧;春天来了,人烟稀少的长安城里草木茂密。感伤国事,不禁涕泪四溅,鸟鸣惊心,徒增离愁别恨。连绵的战火已经延续了半年多,家书难得,一封抵得上万两黄金。愁绪缠绕,搔头思考,白发越搔越短,简直要不能插簪了。注释国:国都,指长安(今陕西西安)。破:陷落。山河在:旧日的山河仍... 显示全部

  古今异义

  国破山河在 古义:国都 今义:国家浑欲不胜簪 古义:简直 今义:浑浊;糊涂家书抵万金 古义:信 今义:装订成册的著作... 显示全部

  创作背景

  天宝十四年(755)十一月,安禄山起兵叛唐。次年六月,叛军攻陷潼关,唐玄宗匆忙逃往四川。七月,太子李亨即位于灵武(今属宁夏),世称肃宗,改元至德。杜甫闻讯,即将家属安顿在都州,只身一人投奔肃宗朝廷,结果不幸在途中被叛军俘获,解送至长安,后因官职卑微才未被囚禁。至德二年春,身处沦陷区的杜甫目睹了长安城... 显示全部

  鉴赏

  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”诗篇一开头描写了春望所见:山河依旧,可是国都已经沦陷,城池也在战火中残破不堪了,乱草丛生,林木荒芜。诗人记忆中昔日长安的春天是何等的繁华,鸟语花香,飞絮弥漫,烟柳明媚,游人迤逦,可是那种景象今日已经荡然无存了。一个“破”字使人怵目惊心,继而一个“深”字又令人满目凄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