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

畅想古代诗人过中秋节

时间:2018-05-07 编辑:岳明 手机版

  “酒入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,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,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……”

  这是一个金秋的季节,月满西楼,分明的月光,洋洋洒洒地铺了一地。四周可以听见的也只剩下田中那偶尔的虫鸣声了。他静静地倚在床边,若有所思地望着地板上的白霜。披上青袍,走进看时,方才察觉到那是月光。望着那雕栏外那分明的明月,似乎明月也在望着他。触景不禁生情,他想起了远方的亲人:父亲安好?母亲何在?……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这样,一首响彻千古的思乡之曲,应月而生。

  皓月千里,浮烟一空,又一个中秋之夜。他一袭白衣,风度翩翩,却又愁肠满腹地危坐桌前。案上文房四宝,一盏油灯在秋风中摇摇曳曳。他好似从窗外依稀如故的圆月里捕捉到了些什么――愁眉稍稍舒展了些,缓缓地提起笔,接着就是疾书“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君直到夜郎西”。

  桂花飘香四溢,天空中悬着一轮皎洁的明月。花间酒一壶,他独饮着。静静的花苑中他独饮着。孤独与寒意不时向他袭来月光亮得喜人,对着秋月,他舞起剑来――以驱抵不胜的孤独与寒意。醉了,这一晚他喝得酊酩大醉他甚至对着月亮说:“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”

  秋月扬明辉,他淋浴着盈盈月光,登上长安城,远望。玉关告急,长安征壮丁,然而,伴着秋风,也是撩人愁绪的,月朗风清,风送砧声,他似乎感到声声怀念玉关征人的深情。子夜了,但砧声不止,月也圆得出奇。他不禁由而感发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。秋风吹不尽,总是玉关情。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。”

  在六朝金粉,随代笙歌汇聚而成的大唐盛世,与秋月为伴的李白是一个传奇,一个神话。他胸怀大志,脚踏长安,在天子脚下写下了属于他的传奇。“酒入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,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,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。”好一个桀骜不驯的与月为伴的李白!“力士脱靴,贵妃研磨”,你无奈地书写着“金玉其外,败玉其中”的大唐宫廷艳曲。终于有一天,火山喷涌而起: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。你又拂袖而去,散发弄舟,留下了一个亘古流传的与月为伴的神话。